本人在西安门城楼拍片开国民代表大会典,毛泽

作者:历史杂说

图片 1 开国大典侯波摄 凡参加过开国大典的人,应该都能讲一段与之相关的故事。在侯波的摄影生涯中,最刻骨铭心的就是开国大典那天,她拍下了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告新中国成立那激动人心的一刻,这段历史就此在她的镜头之下凝固,而这张照片也给我们留下了不朽的经典画面…… 图片 2 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门上侯波摄 1949年10月1日下午3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侯波上午就去了,中午也没有吃饭。下午3点,庆典开始了,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从左侧一步步走上来。当毛泽东踏上最后一个台阶时,军乐奏响《东方红》,当《东方红》第三遍奏完的时候,毛泽东和其他领导人正好到达了天安门正当中的位置。国歌声中,毛泽东主席亲自按动了电钮,升起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面五星红旗。 作为一个摄影师,侯波有自己独特的角度,不是站在下面看,而是在天安门城楼上,在离领导人最近的地方拍摄了他们的活动。为了安全,允许上天安门城楼拍照的记者很少,侯波是唯一的女性。她一边拍一边不断地调整焦距和光圈,拍完一卷,就得赶紧换,生怕误了一个重要的镜头。 当时毛泽东等中央领导站的位置在天安门城楼的前廊上。侯波只能身子紧靠着城楼的矮墙拍照。为了能拍到领导人的正面,侯波只好冒着危险把身子探出矮墙。而且按完快门后就得赶快蹲下来,以免挡住下面群众的视线。毛泽东讲话的时间很短,侯波来不及选择最佳位置就得按快门,可是即使这样,选取背景的程序也是不能省略的。侯波想,到时只能把过程缩短,甚至缩短为一瞬间,这样捕捉到的背景才会是自然的,没有任何矫饰的。 在中央人民政府秘书长林伯渠宣布大会开始后,毛泽东用浓重的湖南口音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等这一时刻已经很久的侯波赶紧按下了快门。 所有的人都激动了,天安门城楼上有1000多人,大家流着眼泪听毛泽东讲话。城楼下30万欢腾的群众更是情绪高昂。人群、旗帜、彩绸、鲜花汇成了喜庆的海洋。天安门广场上,“毛主席万岁”、“人民万岁”的欢呼声响彻一片,感人至深。侯波也激动了,什么也顾不上了,只想把这一气势宏伟、鼓舞人心的场面给拍下来。可就在这时,她感到身体一晃,差点从城楼掉下去,幸亏旁边有人拽住了她,回身一看,原来是周恩来拽着她的衣角。 这张有着特殊历史意义的照片最初被保存在中南海,后来又被送到新华社受到特别保护。20世纪80年代,经过特别批准,这张照片开始在多个国家巡回展出。 57年弹指一挥间,如今已是82岁高龄的华发老人,谈起当年拍摄开国大典的情景,仿佛还在昨天,它铭刻在这位老人的心中,永远无法忘记。每当她的名字随着这张照片登出来的时候,她都有一种自豪感,更有一种庆幸感,在她的心中,没有一件事可以和这件事相比。侯波说:“《开国大典》是我最得意的照片之一。不是因为照得好,而是因为它是一张非常特殊的照片,一张新中国光辉历史的见证——不是谁想拍就能拍得到的。是历史给了我这样的机会,是党和人民给了我这样的机会。” 图片 3 庆祝国庆五周年,刘少奇、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在天安门侯波摄 2003年,在法国阿尔勒国际摄影节上,侯波颤颤悠悠地走上台,轻声细语地说:“他决定了中国的命运,也决定了我的命运。”是的,作为一个摄影师,侯波的名字永远和毛泽东联在一起。 这么多年过去了,毛泽东的人格和精神始终影响着她的工作和生活。每年国庆节前夕,她都会和老伴徐肖冰互相搀扶着到天安门广场看看,那个给他们留下灿烂记忆的天安门城楼是他们心目中永远的圣地。每到毛泽东的诞辰和忌辰,他们也会去毛主席纪念堂,瞻仰毛泽东的遗容,缅怀一代伟人。 如今,老人谈起自己的心愿:“过去我们用我们的镜头记录了历史,现在我们还要用我们的作品把历史再现给现在的人们,尤其是作为祖国未来的孩子们。这也是历史赋予我们的责任。”她希望这些照片“对我们的后来者有一点启发,对执着于那一段历史的人有一点用处。” 据说,从开国大典留下的大多数镜头中看,毛泽东是很少出现笑容的。毛泽东此刻的心情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又愉快又不愉快”。对此,他后来解释道:中国解放我是很高兴的,但是总觉得中国的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因为中国很落后,很穷,一穷二白。 这一点从开国大典上的阅兵式即可以看出。当日,在天安门广场参加检阅的装备被戏称为“万国牌”武器——出自十几个国家,大多是别国淘汰的旧品。检阅途中一辆装甲车开到天安门西侧时,还因机械故障熄了火,开不动了,幸亏后面装甲车里的战士急中生智,继续驶上前去把这辆装甲车顶到西长安街上才没扰乱秩序。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对眼前的这一切看得很清楚,但他没有责怪任何人,因为他知道这已是我军手中最好的装备了。

1949年10月1日下午3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为了能拍好这次大典,上级从《华北画报》、《东北画报》、北平电影制片厂照相科选派了多名政治可靠、技术过硬的记者和摄影师。但能够上天安门城楼的有陈正青、杨振亚和我。记得在广场上的有吴群、林杨、孟昭瑞等,总共有30名摄影记者在拍开国大典。那天,陈正青、杨振亚作为记者是要发稿的,而我当时是中南海摄影科科长,没有发稿任务,只要留资料。那天我丈夫徐肖冰也在天安门城楼上忙乎着拍新闻电影纪录片。

毛主席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时,我觉得主席讲话的声音比平常有点变调,就是激动了。主席讲这些话的时候,大家都流着眼泪,我当时也感动得流了眼泪,大家心情都非常激动。在天安门城楼上有1000多人,大家都眼含着热泪,庆祝有这么一天。城楼下30万欢腾的群众更是情绪高昂。人群、旗帜、彩绸、鲜花汇成了喜庆的海洋。天安门广场上,“毛主席万岁”、“人民万岁”的欢呼声响彻一片,感人至深。我也激动了,什么也顾不上了,只想把这一气势宏伟、鼓舞人心的场面给拍下来。在天安门城楼上的地方有限,再往前是不可能了,往后退再也没有地方,那时候我什么也不顾了,就在我上半个身子探到墙外面的那一瞬间,周恩来总理抓住了我的衣角,等回过身来见是周总理时,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总理一边拉着我的衣服一边说:“要小心,要小心,要是你真掉下去的话,那开国大典这件大喜事就太丢人了。”

举世瞩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上,在天安门城楼拍照的人数极少。有一个身材瘦小的女性身影,举着照相机一直把镜头对准开国大典上的领袖们,她就是开国大典在天安门城楼上唯一的女摄影师——侯波。

那天,我完全融入到喜悦庄严的氛围中去了,端着相机,不断地变换着角度,将这些开国领袖们的精神风貌、神采,定格在胶片上!

我当时在城楼上拍照时总蹲在围墙下,有人不理解。因为当天城楼上下是靠一条挂着一个篮子的绳子来联系的。下面有什么意见或有什么问题就拉那个绳子,篮子就提上来了。据说篮子里面不少是骂我们记者的纸条:写着“你们挡着我们看不着主席,你们快离开吧”等。还有直接在城楼下喊叫的。所以我们摄影的同志都是尽量蹲着,只有拍照的时候才站起来。

这张《开国大典》——毛泽东宣布共和国成立时的照片,毛主席的嘴是张着的,周围站着其他领导人,是我最得意的照片之一。不是因为照得好,而是因为它是一张非常特殊的照片,是新中国光辉历史的见证——不是谁想拍就能拍得到的,是历史给了我这样的机会,是党和人民给了我这样的机会。

那时我才25岁,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场面。毛主席等中央领导站的位置在天安门城楼的前廊上,那时候天安门城楼前廊的围栏不像后来那样修有齐胸高的汉白玉护栏,当时只是覆着琉璃瓦的矮墙。我们都是身子紧靠着城楼的矮墙拍照。有时为了能拍到领导人的正面,只好冒着危险把身子探出矮墙。而且按完快门后就得赶快蹲下来,以免挡住下面群众的视线。毛主席讲话的时间很短,根本来不及选择最佳位置就得按快门,可是即使这样,选取背景的程序也是不能省略的。只能把过程缩短,甚至缩短为一瞬间,这样捕捉到的背景才会是自然的,没有任何矫饰的。

大概下午2点50分,毛泽东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乘车到了天安门城楼下,从天安门城楼左侧一步步走上来。当毛主席踏上最后一个台阶时,大喇叭里传来播音员丁一岚和齐越的声音:“毛主席来了!毛主席来了!”军乐奏响《东方红》……我赶紧把相机对准了毛主席,一边拍一边往后退,还要不断地调整焦距和光圈,生怕误了每一个重要的镜头,那可就犯下了大错误。当《东方红》第三遍奏完的时候,毛主席和其他领导人正好到达了天安门正当中的位置。国歌声中,毛主席亲自按动了电钮,升起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面五星红旗。

我从照相机的镜屏上看到,天安门广场上数十万双含着莫大幸福的眼睛和数十万双充满感激的手,朝着伟大领袖毛主席欢呼万岁的情景,看到毛主席不断地扬起双手向大家高呼:“同志们万岁!”“人民万岁!”心里异常激动,按下了一个个快门,抢拍了一个个历史性镜头。当我拍毛主席回应广场上人山人海的欢呼时,不顾一切地侧身向外抓拍毛主席精神焕发的笑容和激动的神情。在旁边的陈云同志和彭德怀同志都多次提醒我;“小心!小心!”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澳门新葡8455 www.845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