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例时代供给独特花招,马林科夫

作者:历史杂说

原标题:此人政治水平很低,简单残暴,斯大林却把他视为心腹:特殊时期需要特殊手段

本文出处看历史

转载注明网(www.lishiqw.com)

斯大林的政治手段高明是毋庸置疑的,然而在列宁刚刚逝世那会儿,他面对的压力非常大。外有托洛茨基集团、新反对派等势力争权夺势,内有自己的“盟友”随时有可能临阵倒戈,因此,斯大林在选择心腹上必须格外谨慎,此时,斯大林知人善任的领袖眼光就得到了展现,而诸多得到提拔的人当中,有一位非常特殊,他叫拉扎尔·莫伊谢耶维奇·卡冈诺维奇。

他还可以去政治局开会

托洛茨基虽然还留在政治局内,但实际上失去了权力。在这场斗争中主要是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与托洛茨基在厮杀,他们本以为击败了托洛茨基,自己会成为列宁的继承者,但斗争的结果却是两败俱伤,他们相互攻击、互揭老底,使他们自己的政治影响与威信大大下降,得益最大的则是斯大林。

图片 1

我到伊兹梅洛沃供老布尔什维克就医的医院探望一位熟人,在一间病房里见到前苏联政府首脑、斯大林多年的宠臣甚至接班人格奥尔基·马克西米利安诺维奇·马林科夫。他来探望自

图片 21919年,托洛茨基和他的卫兵合影

卡冈诺维奇的特殊之处在于,他的政治性格和主张都十分鲜明,手段甚至比斯大林还要强硬;虽然的他政治能力被认为十分平庸,但总能想办法“出色”地完成任务,还不跟领导抢风头。因此,卡冈诺维奇非但从未引起斯大林的猜疑,反而总是受到赏识,这点是非常厉害的。

己的妻子瓦列里亚·阿列克谢耶夫娜,他的仕途就是由她奠定的。马林科夫明显消瘦,尽管老了,但并不老态龙钟,看得出来,他既注意外表,也注意保养。想想就觉得奇怪,距我几步之遥的这个人——曾几何时怀着冷酷的心肠把数万最老的布尔什维克送上刑场或发配去服苦役,而伊兹梅洛沃的这座大医院又恰恰是为他们治病的。令人更奇怪的是,就年龄而言,1980年,另一时代的这个人还可以在政治局开会或领导政府。马林科夫比苏斯洛夫大几个月,比阿·雅·佩尔谢小几岁,两人当时都是非常有影响的政治局委员。上世纪80年代初,苏联领导人的年龄在世界上最老,马林科夫完全可以在这些与自己观点和信仰接近的人中间找到一席之地。

托洛茨基被踢出“领导集体”

卡冈诺维奇于1893年11月22日出生在基辅省的一个贫穷的村子里,穷到无法完成学业,只能辍学打工。但他与生俱来的领导能力让其在同事之中很混得开,1911年,卡冈诺维奇成为一名布尔什维克,领导当地一个鞋厂的工会,并在当年结识了赫鲁晓夫。十月革命期间,卡冈诺维奇担任苏俄全俄执行委员会委员,1918年被调往莫斯科。

缺乏基层工作经验的人

列宁去世后,斯大林与托洛茨基的斗争加剧。1924年8月召开了中央委员会领导成员会议(斯大林、布哈林、鲁祖塔克、李可夫、托姆斯基、加里宁、加米涅夫、季诺维也夫、伏罗希洛夫、米高扬、卡冈诺维奇、奥尔忠尼启则、彼德罗夫斯基、古比雪夫、乌格拉诺夫等),宣告自己为领导集体。会议还组成了把政治局委员托洛茨基排除在外的“七人小组”,其成员有:布哈林、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李可夫、斯大林、托姆斯基以及中央监委主席古比雪夫。捷尔任斯基、加里宁、莫洛托夫、乌格拉诺夫、伏龙芝作为七人政治局的候补委员。会议还制定了规范“领导集体”的活动章程,该章程规定了严格的纪律,将“七人小组”置于领导集体会议的控制之下。“七人小组”就有关问题预先做出研究和决定,再提交给有托洛茨基参加的正式的政治局会议。

图片 3

给马林科夫撰写一部最简短的传记都很困难。实际上,他是一位缺乏基层工作经验的人,是特殊部门和秘密办公室的活动家。他没有自己的面目,没有自己的风格,是斯大林的工具,他的大权仅仅是斯大林权力的继续。斯大林逝世后,马林科夫对党和国家的领导仅仅维持了一年多。斯大林的遗产对马林科夫是一份过分沉重的负担,他难以把它牢牢掌握在自己不太有力的手中。

图片 4列夫·托洛茨基(1879-1940),苏联时期著名政治家,联共党内反对派,“托派分子”首领

1922年4月,斯大林当上了总书记。不过在那会儿,总书记并不是一个权力多大的职位,而是正儿八经的“书记员”,手中的权力十分有限。但此时的斯大林就已不甘人后,他一眼就相中了精力充沛、执行力超强而脑子较为简单的卡冈诺维奇。同年,在斯大林的强烈推荐下,卡冈诺维奇被从中亚细亚调往莫斯科,负责管理和调配干部的工作。

格奥尔基·马林科夫l902年1月8 日出生于一个职员家庭。根据正式的简历记载,l920年4月他志愿上前线保卫苏维埃政权并入党,当过东方方面军和土耳其斯坦方面军骑兵连、团、旅、甚至政治部的政工人员。然而,根据非正式资料,他仅仅是政治处的文书,从未发动战士冲锋陷阵。他枪法甚差,骑术不高明,但长于处理公文。国内战争结束后,马林科夫没有回奥伦堡市的老家而是到了莫斯科,1921年考入高等技校。l920年5月与俄共中央机关的小小办事员瓦列里亚·戈卢勃佐娃结为伉俪。这桩婚事成了马林科夫党内生涯飞黄腾达的第一级台阶。

1924年9月,托洛茨基在为其《1917年》一书所写的序言《十月的教训》中披露了十月革命过程中的某些史实,特别是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反对起义一事,在党内引发了一场反对托洛茨基的斗争。1924年10月,加米涅夫首先对托洛茨基的言行进行批判,在莫斯科市委会议上发表了《托洛茨基主义还是列宁主义?》的报告,历数托洛茨基从1903年直到十月革命与列宁的分歧与争论,把托洛茨基推到了列宁的对立面,为反托洛茨基的斗争定下了调子。

1924年1月24日,列宁逝世,此时的托洛茨基十分强势,为了扭转不利局面,斯大林必须牢牢掌握乌克兰。1925年,斯大林将卡冈诺维奇任命为乌克兰第一书记,不过,当时的乌克兰局势也好不到哪儿去,民族问题和与俄国的矛盾令乌克兰问题日益激化。此时,苏联高层对乌克兰持两种态度,要么实行乌克兰化,要么直接与民族主义宣战。卡冈诺维奇在掌握大权后立刻采取了极端手段,然而,正所谓“强龙斗不过地头蛇”,卡冈诺维奇把当地能得罪的人全都得罪了一遍,最终,斯大林不得不在1928年重新将其调回莫斯科。

办公室工作成绩显著

11月19日,斯大林在全苏工会中央理事会共产党党团会议上发表《托洛茨基主义还是列宁主义?》的演说,提出“托洛茨基主义是同列宁主义不相容的特殊思想体系”。他为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反对武装起义的错误辩护,称他们是好的列宁主义者,他们同党的不一致只不过是一个小的插曲。斯大林贬低托洛茨基在十月革命中的作用(这一作用斯大林6年前曾给予充分肯定),说他并“没有起什么特殊的作用”。他说十月革命前夕,托洛茨基是“作为一个失去军队的政治上的孤立者走到布尔什维克方面来了”,他暂时收起了自己的货色,现在,托洛茨基“企图恢复托洛茨基主义,‘战胜’列宁主义,偷运和培植托洛茨基主义的一切特点……新托洛茨基主义恰好在列宁逝世的时候出现,这个事实绝不是偶然的。列宁在世时,他是不敢采取这个冒险步骤的。”“党的任务就是埋葬托洛茨基主义这一思潮。”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澳门新葡8455 www.845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