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一本,疟疾对民族多样性的影响

作者:历史杂说

原标题:【量化历史研究】蚊虫叮咬出的多民族大洲:疟疾对民族多样性的影响

1本书导语

《钢铁、枪炮、细菌----人类社会的命运》读后感

260

所有的人类社会都拥有具备发明才能的人。不过,实际中有些环境比另一些环境提供了更多的起始物种和利用发明更有利的条件。

文by沐清樱

图片 1

2耶利的问题

对于世界上不同地区的不同民族来说,历史的发展进程是很不一样的,同样,现代社会的发展也千差万别。在上一次冰期结束后的13000年间,世界上的某些地区发展成为使用金属工具的、有文字的工业社会,另一些地区则发展为没有文字的农业社会,还有一些地区仍然过着狩猎采集族群生活。这些历史发展的差异给现代世界蒙上了持久的阴影。因为那些使用金属工具、具有蚊子的社会征服奴役或消灭了剩下的族群。比如欧洲在工业革命之后,在世界范围内开始了殖民统治,贩卖黑人奴隶、入侵美洲澳洲、迫害印第安人。在我们看来,这些无辜的人们,因为历史发展的差异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非洲民族分布地图

为什么你们白人生产了那么多货物并成功占领了我们的市场,而我们几乎没有生产出属于自己的货物?

关于不同地区发展的差异,有很多解释的理论,极端但是也被人们宣扬最多的莫过于种族优势论:日耳曼民族是优势人种,犹太人是优势人种……这种极端的种族主义在希特勒的统治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如果你去和新几内亚的民众打交道,你会发现她们至少和我们一样聪明或者更聪明。真正的差异原因究竟是什么,我们还需要更全面的考量。接下来,我们应该思考的问题是为什么现代社会的财富分配是现在这样,而不是别的方式?为什么不是印第安人、非洲人、澳大利亚土著杀害、征服或消灭欧洲人和亚洲人?

民族由具有相似遗传特征的个体组成,这些个体有共同的语言、文化及族群认同。尽管近年越来越多的学者关注民族多样性在国家、地区和个人层面对政治和经济发展产生的作用,探讨民族多样性根源的文章却并不多见。非洲是研究民族多样性的极好素材。该大洲分布着500多个民族,民族成分相当复杂,跨界民族非常多,且民族问题影响十分深远——直至今日非洲的民族问题仍然尖锐,流血冲突不断,使得经济发展很难跟上。因此,了解民族多样性在非洲的起源对探究民族问题的长期社会政治经济影响是非常关键的。

为什么生活在不同大陆的人类,社会发展速度有如此大的不同?

回顾历史,我们可以发现,公元1500年开始,当欧洲在全世界的殖民扩张刚刚兴起时,不同大陆、不同地区在技术和政治组织方面就存在着巨大的差异。欧洲、亚洲的许多地区成了用金属装备起来的大帝国,有些欧洲国家已经开始呈现出工业化的苗头。两个印第安民族:阿兹特克人和印加人,他们统治着使用石器的帝国。撒哈拉沙漠以南的一些地区被划分为一些使用石器的小国家或部落。而其他地区,如澳大利亚、新几内亚、许多太平洋岛屿、美洲的许多地方、撒哈拉沙漠以南的一些地方依然是农业部落,甚至有的还是使用石器靠狩猎采集为生的族群。据这些可考究的资料来看,当今世界不平等的直接原因,始于公元1500年,使用钢铁武器的帝国政府或消灭了使用石器、木器的部落。

Cervellati 等三位学者的工作论文“Bite and Divide:Ancestral Exposure to Malaria and the Emergence and Persistence of Ethnic Diversity in Africa”正是从流行病学角度研究了非洲种族多样性的起源。他们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观点:由于严格控制聚居人数或限制迁移能够有效限制病原体的传播,疟疾疫情频繁的地区更容易产生倡导行为隔离的社会准则,许多规模小、在地理上隔离且封闭的民族应运而生。此外在疟疾肆虐的地方,同族婚姻率会更高。这是由于某些基因遗传病(如地中海贫血和镰刀型贫血)可以使人对疟疾的抵抗力增强,而同族通婚能有效地保证抗疟疾的免疫基因不被稀释,提高族群在疟疾下的存活率。

不同民族之间相互影响的历史,通过征服、流行病、种族大屠杀形成。

表面上看,是武器的压迫造就了欧洲对全世界范围内殖民统治的优势。但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角色在此过程中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细菌。人类历史上因为细菌肆虐而造成的伤亡不计其数。

民族分布的历史数据来自苏联民族志学者团队在1960年初编写的民族地图集及其电子版民族地理参考(GREG)数据库。本文的分析单位为1x1经纬度的网格。作者使用每网格内的平均民族占地面积作为民族多样性的代理变量——平均占地越少,说明该网格内的单个民族规模越小,民族总数越多。疟疾的数据来源于Kiszewski等人2004年创建的利用当地地理气候条件和蚊子的生物学特征建立的预测疟疾的指标,作者称其为“疟疾稳定性”指数。

语言也进一步拉大不同民族之间的差别。

然而,世界又是为何变成了公元1500年时的样子?

图一左图展示了各网格的平均民族规模,右图则展示了疟疾稳定性在各网格的均值,从图中不难看出两者存在负相关关系。回归结果进一步证明了长期暴露于疟疾与否对当地民族的规模起到了关键作用。当回归中加入地理和气候变量,包括地形坡度和生产方式等变量后,这一结果仍然稳健。

3走上起跑线

再回顾更早的历史:大约公园前11000年的上一次冰期结束时,各个大陆的各个族群仍然是靠狩猎采集为生。但是从公元前11000年到公元1500年,各个大陆、各个族群发展的速度截然不同,导致了公元1500年时的世界格局。公元1500年,澳大利亚土著、美洲印第安人、新几内亚低地的人,都依然过着狩猎采集的生活,而亚洲、欧洲和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地区都已经发展起了复杂的政治体系,发展起农业、畜牧业、冶金技术。欧亚大陆的一些地方还独立发明了文字。然而这些发展中的每一个,都在欧亚大陆出现最早。

图片 2

在人类进化初期,非洲大陆相对其他大陆具有显而易见的领先优势。

不同民族间相互作用的历史,通过征服、流行病、灭种大屠杀成就了现代世界。这些冲突产生的影响,有的已经消失,但是有的如今依然存在,比如非洲一些地区仍然在和殖民余孽做斗争。这些冲突除了引发政治、经济的影响外,对语言文字也有极大的影响。世界上现存6000多种语言,但除了汉语、英语、俄语和近几个世纪使用人数增加的语言外,其余的语言均有消亡的趋向。

图一 平均民族规模(左)及疟疾稳定性(右)

人类用不到1000年时间就布满整个美洲大陆。美洲大陆面积比非洲大5%,环境多样性也远远超过非洲,据此,美洲土著相比非洲人具有更大优势。

对于这些差别,我们最常见的反应,就是搬出达尔文的理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生存下来的就是优势的,而那些灭亡的、被统治的,是因为他们天生能力差。我们总是认为文明是好的,工业化是好的,那些没有赶上现代社会发展的部落是原始的。我们看待他们,就好像看猴子一样。随着遗传学的兴起,欧洲人被证明比非洲人聪明,比澳大利亚土著更是如此。

疟疾稳定性指标捕捉了各地在长时间内发生疟疾的可能性,是一个预测值。作者也使用了历史上实际发生的病原体的传播情况——1900年非洲人群的疟疾患病率作为疟疾的代理变量。为进一步找出疟疾是通过何种渠道对民族规模产生影响,作者使用血液样本中达菲抗原(前殖民时期应对疟疾病原体的一种免疫基因)出现频率作为因变量进行分析。两者关系如图二所示,1900年的疟疾疫情与疟疾免疫基因的传播有正相关关系。这一结果佐证了民族文化和基因选择在“疟疾——民族多样性”这一连接中的中介作用。

非洲大陆虽然比亚欧大陆早400万年拥有人类足迹,但其间一直处于原始蒙昧状态。

本书作者通过大量例证表明:不同民族的历史遵循不同的道路前进,其原因是民族环境的差异,而不是民族自身在生物学上的差异。

图片 3

4今日总结

人类历史发展史上第一个让发展不再平衡的就是集约农业的出现。农业的出现使得一个社会有能力养一些手艺人、政府官员、商人,从而促进社会更好的发展。农业,始于人类对野生植物的驯化。新月沃地是已知的世界上最早的粮食生产中心。新月沃地的优势在于气候良好,植物动物种类丰富。地处地中海气候带内,谷类和豆类的植物已经适应了这种熬过漫长干燥的季节、在雨季来临时发芽生长的环境,变得对人类极为有利,同时,这些一年生的植物基本都是矮小的草本植物,它们会花费很大力气来生产大籽粒的种子,种子在干旱季节休眠,雨季发芽,植物本身就很高产,不需要经过复杂的驯化过程就可以直接集约种植,这对于狩猎采集族群来说,价值必定显而易见。

图二 1900年疟疾疫情(左)和达菲抗原(右)

关键词:

小麦、大麦与其野生祖先极为相似。相比于玉米,玉米可能的野生祖先是墨西哥类蜀黍,它的种子、花与玉米都极为不同,以致植物学家一直都在争论它是否就是玉米的祖先。墨西哥类蜀黍并没有给狩猎采集族群留下什么印象:产量不及野生小麦,种子外面包着厚厚的不能使用的外壳。它变成如今的玉米,经历了巨大的生殖生物学变化,这需要几千年的时间。一边是直接可用的大麦、小麦,一边是难以迅速驯化的玉米,哪里会发展出农业社会显而易见。

接着,作者使用与非洲同纬度的美洲(如图三)做了一个反事实检验。一方面,美洲的生物气候条件同样适宜疟疾的传播,因此自变量“疟疾稳定度”的地区分布也与非洲相似;另一方面,在欧洲殖民前美洲实际并没有疟疾的病原体。这使得殖民前的疟疾稳定度对美洲民族的形成应该没有影响。回归结果证实了这一点,进一步排除掉了地理隔离(如地形)和生产方式可能的中介作用。

种族主义 领先优势

发展集约农业,除了植物,还有动物。可驯化的动物都是可以驯化的,而不可驯化的动物却都有不可驯化之处。驯化大型哺乳动物会产生很大的影响:肉食、奶制品、肥料、陆地运输、皮革、军事突击手段、犁具牵引,以及使先前没有抵抗力的民族失去生命的病菌。当然,驯养的小动物、鸟类、昆虫对人类也是有益的。中国的鸡,欧洲大陆的鸭子、鹅,中美洲的火鸡,非洲的珍珠鸡,南美洲的家鸭,欧亚大陆将狼驯化为狗。但是小动物无法拉犁,无法作战,无法供人骑乘,因而他们没有大型动物那么重要。

图片 4

要点:

5种驯化的主要哺乳动物是牛、绵羊、山羊、猪、马。已驯化的14种大型食草哺乳动物的祖先在各个大陆分布是不均匀的。其中13种分布在欧亚大陆。欧亚大陆一直是大型哺乳动物驯化的主要场所,对这个问题的部分解释是:它是一个一开始就拥有最多的可供驯化的野生哺乳动物的大陆,在过去的40000年中,那里的动物因绝种而消失的也最少。对于欧亚大陆以外没有当地哺乳动物驯化这个问题的解释,在于当地的动物,而不是当地的人。如果你看过安娜卡捷琳娜,有句话叫幸福的婚姻都是幸福的,不幸的婚姻却各有其不幸之处,用来形容动物的训话,再恰当不过。

图三 Murdock地图集:非洲和美洲的民族分布

时至今日,普通新几内亚人的生活方式与普通的欧美人之间仍然存在很大差异,类似的差异也存在于世界上的其他民族之间。

有了完整的训话的植物和动物,传播又是一个问题。欧亚大陆的特点是横向宽,纵向短,所以处于同一纬度上的大家气候差别不大,适合植物生长的环境也相似,没有极地高山、沙漠完全阻隔,使得驯化的植物和动物在欧亚大陆传播速度快,欧亚大陆迅速发展起了农业集约社会。而美洲、非洲都是狭长形的大陆,南北差异大,且有地理因素阻隔,所以非洲南边发展起的农业,几千年都未曾传到北边。澳大利亚更是与世隔绝,农业传播被阻断。

最后,作者探究了长期疟疾暴露的持续性影响——看因疟疾而生的行为隔离和民族认同感是否持续至今。使用DHS调查数据以及居住在外族的移民的信息,文章发现在疟疾频繁的地区,多民族群体往往是独立的,并且与外族几乎没有融合。图四以尼日利亚和喀麦隆为例,发现疟疾对于今天的同族婚姻率有持续影响。这进一步表明了历史疟疾之所以对今天仍有影响,是因为它加强了民族认同感以及同族婚姻的民族文化。

欧洲的枪炮、传染病、钢铁工具、工业制成品使欧洲人屠杀和征服了其他民族。这种解释有其正确性,却不是终极原因。

在《断头王后》中,茨威格说,所有命运赐予的礼物,都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整个近代史上,人类面对的主要杀手是天花、流行性感冒、肺结核、疟疾、麻疹、霍乱,它们都是从动物身上演化而来,造成人类传染病流行的罪魁祸首。这是牲畜送给人类的致命礼物。这些病菌聪明的改变了自身,它们侵入人体后造成的某些症状,正是它们再次传播的途径,流感、百日咳使人们打喷嚏,病菌正是通过飞沫来传播,天花使人皮肤溃烂,也正是与溃烂皮肤接触使病菌得以传播。在病菌的进化史上,一些强烈治病的细菌、病毒并不能总是存在,因为杀死宿主无异于杀鸡取卵,所以聪明的病毒、细菌都把自己演化为慢性致病的病菌。天花始终是烈性病,它很快被现代医学消灭了。对于疟疾、肺结核、脊髓灰质炎等慢性发作,病程绵长的病,人类始终消灭不了。

图片 5

用于探讨不同大陆历史发展的起点最合适的时间,是公元前11000年左右。在这个年代,世界上的一些地区已经陆续开始了村社生活,美洲第一次有人类定居,地质学家所说的全新世开始。

同时,病菌是随着人类进化的,以人群为目标传播。人群聚居、人口密度大的地方更易于传播,所以在这样的环境生存下来的人,抵抗力也越强。如果欧洲人要消灭印第安人,就把天花病人用过的毯子作为礼物送给他们,就能得到想要的结果。事实上他们也确实这么做了。大部分的印第安人并非死于欧洲人的屠刀之下,而是死于欧洲人带来的细菌、病毒——随着欧洲人一起进化多年的细菌和病毒。

图四 尼日利亚和喀麦隆的同族婚姻率(左)和疟疾稳定性(右)

5历史的自然实验

集约农业是帝国的基础,钢铁生产的武器武装了帝国,与人群共同进化的病菌在帝国的每一个人身上,当他们在世界范围内开炮时,生活在原始社会的人毫无还手之力,并非因为他们自身的问题,而是环境的差异。环境的差异造就了一部分人类,也毁了另一部分人类。生活原始的人们,每日山清水秀鸟语花香,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安乐自足;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人们,紧张冷漠,压力巨大,承受着不同疾病的折磨。难以评价出谁更幸福。只是世界的生存法则给了强者更大的决定权,我们一边碾压他们的无知,一边羡慕他们的幸福。

本文通过数量方法证实了由流行病学家和人类学家提出的一系列观点,确认了疟疾在社会准则及文化形成中的关键作用。这些准则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限制了非洲民族间的民间交往和商贸往来,甚至可能是造成当今民族冲突的罪魁祸首。

6卡哈马卡的冲突

你成为你,是因为你一定会成为你,而不是你选择成为你。环境,是无法选择的内生变量。所以从环境的束缚中走出来的人,或许真正才是达尔文口中的生存者。

文献来源: Matteo Cervellati, Giorgio Chiovelli, Elena Esposito. Bite and Divide: Ancestral Exposure to Malaria and the Emergence and Persistence of Ethnic Diversity in Africa. Working paper 2017.

7今日总结

轮值主编:熊金武 责任编辑:彭雪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关键词:

责任编辑:

自然实验 人口变迁 冲突

要点:

毛利人和莫里奥里人的历史构成了一个小规模的自然实验,即环境对人类社会的影响程度。

在波利尼西亚群岛中,有至少5种环境因素促成各岛屿之间的社会差异。它们分别是:岛屿气候、地质类型、海洋资源、面积地形的破碎和隔离程度。

具有免疫力的入侵民族把疾病带给没有免疫力的民族,是改变世界史的一个关键因素。欧洲征服者带着肆虐于欧洲的天花、麻疹、流行性感冒、斑疹伤寒、腺鼠疫来到其他大陆,用疾病毁灭其他大陆的民族。

8农民的力量

粮食生产是枪炮、钢铁与病菌发展的先决条件之一。

相对于狩猎采集的部落,生产粮食的部落取得了第一个军事上的优势。

在征服战争中,从动物身上演化出来的病菌,以及驯养者逐步形成的对病菌的强大免疫力,使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病菌的民族遭受灭顶之灾

9 历史上的富与穷

为什么粮食生产最先在贫瘠的土地上发源,而后才到肥沃的土地上发展?

10种田还是不种田

粮食生产逐步形成,它是在不知道结果的情况下所做出的决定的副产品。

由狩猎采集到粮食生产的转变是渐次实现的。

到底是什么因素决定了粮食生产的竞争优势呢?

因素一:获得野生食物的可能性减少。

因素二:可驯化野生植物的产量增加,植物驯化可以得到较大好处。

因素三:对野生粮食的收集、加工、贮藏技术的长期发展。

因素四:人口密度增加和粮食生产的出现之间的相互关系。

11怎样识别杏仁

和动物一样,植物必须将子代向能够茁壮成长的地区扩散,以传递其亲代的基因。

人类会有选择地采摘和种植那些最吸引人的个体,一个重要的判断标准就是大小。

12问题在印第安人还是在苹果树

新月沃地

新月沃地是世界上最早的粮食中心,也是世界主要作物以及所有主要的驯化动物的发源地。

作为早期的作物驯化地,新月沃地植物群有3个有利条件:

处于地中海气候带,这一气候冬季温和湿润,夏季漫长、炎热、干燥。

新月作物的野生祖先本身就是繁茂而高产的。

雌雄同株自花传粉的植物比例高,为早期农民带来方便。

新几内亚

从新几内亚来看,它的生物区系有3个方面的严重限制:

新几内亚没有驯化谷类作物,最可能的原因是世界上56种最大的野生禾本科植物里没有一种生长在这里。

新几内亚动物群中没有可以驯化的大型哺乳动物,这使得当地居民缺乏蛋白质,也是新几内亚高原社会流行吃人肉的原因。

在引进甘薯以前,高原地区根用作物十分局限。

新几内亚和美国东部粮食生产所受到的限制跟当地族群没有任何关系,而与生物区系和自然环境关系密切。

13斑马、不幸的婚姻和安娜·卡列尼娜原则

驯化哺乳动物的重要性全都体现在14种大型陆生食草动物。这14种哺乳动物中又有5种遍布全世界并且非常重要,它们是牛、绵羊、山羊、猪和马。

“安娜·卡列尼娜原则”。要想得到驯化,每一种候补的野生动物必须满足一些特点:

1.日常食物。养一只1000磅重的食肉动物,就得用1万磅重的食草动物去喂它,而1万磅重的食草动物又需要10万磅的玉米饲养。由于缺乏效率,没有一种食肉的哺乳动物是为了充当人类食物而被驯化。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澳门新葡8455 www.845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