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苏丹2011年才成立,现非洲最大的版图面积为阿

作者:历史杂说

原标题:南苏丹2011年才成立,为何要从苏丹分家呢?

苏丹历史悠久,是努比亚人的世代居住地。公元前2800年—前1000年曾为古埃及的一部分,约公元前950年摆脱埃及统治独立,建立库施王国,并在最强盛时期经统治过埃及。公元7世纪阿拉伯人大量移入,15世纪出现芬吉王国,17世纪富尔人建科尔多凡王国和达尔富尔苏丹国。19世纪70年代英国势力自埃及向苏丹扩张。1899年由英埃共管苏丹。1951年废除共管。1956年1月1日独立为苏丹共和国。1969年改名苏丹民主共和国,1985年再次改称苏丹共和国。

南苏丹是2011年刚成立的一个新国家,同时也是联合国最年轻的成员国。这个国家起初是苏丹共和国的一部分,在长达数十年的内战中,苏丹政府被迫允许南部10州独立,于是在东非大陆上便诞生了一个此前根本不存在的国家,南苏丹共和国。

远古时期,苏丹的土地是非洲黑人的世界;封闭、原始的黑人以部族的方式,生存、繁衍在尼罗河的两岸。7世纪开始,饥荒将阿拉伯人逼上了这片土地;从此以后,阿拉伯人向尼罗河两岸的迁徒,就从来没有停止过;苏丹的阿拉伯人总人口为1365万,占全国人口的39%。迁徒到尼罗河的阿拉伯人,带来了崛起的伊斯兰文化;信奉拜物教、基督教的黑人和信仰伊斯兰的阿拉伯人,从文化和信仰上开始发生冲突。

图片 1

生产力、生产关系极端落后的黑人部族,受到阿拉伯人的歧视;长期以来,黑人被作为阿拉伯人的奴隶被自由的买卖;在奴隶市场上,一个黑奴的价格,最多相当于三只山羊。黑人被当作商品,于是、就不断发生着黑人部族被阿拉伯游牧部落血洗的事件,反抗的成年黑人被残忍地屠杀;女人和儿童被掳,或成为阿拉伯人的黑奴,或被成批的贩卖到其他国家;自从阿拉伯人来到尼罗河,两个种族的斗争就从来也没有停息过。

那么南苏丹的人为什么和北方的同胞过不到一起去呢?究竟是什么样的矛盾和仇恨导致南方一定要另起炉灶?

苏丹的社会大致由三类人群构成:第一类、是7世纪开始,从阿拉伯半岛迁徒到这里的阿拉伯人,大约占总人口的40%;第二类、是历史上来自中非、西非的游牧民族,定居在这里的部落,大约占总人口的10%;第三类、就是这里的原始居民——苏丹的黑人部落,大约占总人口的50%,其中的一半以上,是土著的非洲黑人。

图片 2

在历史上,撒哈拉大沙漠以南的地区,是非洲黑人的领地;苏丹、是阿拉伯语,其原意就是“黑人的国家”;不断迁徒到尼罗河两岸的、代表先进文化的阿拉伯人,从苏丹北部开始,逐渐将黑人向南部地区挤压;尤其是阿拉伯人领导的马赫迪起义,赶走过英国殖民者,使苏丹曾经成为历史上第一个独立的阿拉伯王朝,阿拉伯人无论从文化上和生产力上,都无可争议地成为这块土地上最先进的民族;无论是法国人、土耳其人、英国人统治时期,都不得不将阿拉伯人作为依靠的对象。苏丹独立时,英国和埃及又将苏丹的政权移交到了阿拉伯人手中;于是、苏丹一次又一次地推行伊斯兰化运动,被穆斯林视为异教徒的苏丹黑人,始终处于被歧视、被奴役的苦难之中。

其实从人种上说,南方和北方与其说是同胞,倒不如说是仇人。非洲历来有“黑非洲”和“白非洲”一说,“黑非洲”指的是尼格罗黑人,他们生产力低下,崇拜原始神灵,是奴隶贸易期间的主要贩卖对象;“白非洲”则是指阿拉伯人,他们主要分布在北非一带,肤色较浅,在与欧洲和中东的交流中建立过较高程度的文明。

1955年苏丹酝酿独立,北部的阿拉伯人接管了政权,并将阿拉伯语作为苏丹唯一的国语,在向黑人占90%以上的南部地区派出的几百名官员中,只有四名黑人;在英国统治时期,受过英语教育的黑人精英,被排斥在政治决策层之外;原本极度担心奴隶贸易制度卷土重来的南方黑人,对新生的国家机器彻底失去了信心。“南方独立运动”开始在黑人组成的南方军队中酝酿。

图片 3

图片 4

阿拉伯人信奉伊斯兰教,在奴隶贸易最为猖獗的时期,他们经常手持西方人提供的先进武器自北向南猎捕落后的尼格罗人。而苏丹独立之前正是这样一种状态,北方以阿拉伯人为主,南方则以尼格罗人为主。

1955年9月,以南方黑人为主的部队拒绝被调往北方的命令,公开哗变,发动了武装叛乱。苏丹军界的黑人,纷纷逃亡南方,加入了叛乱队伍,形成了一支足以和政府军抗衡的武装力量。刚刚独立的苏丹,不是调整政策,缓解民族矛盾;而是非常不明智地采用了镇压的手段;于是、苏丹内战不可避免地爆发了。

图片 5

1985年尼迈里下台后,伊斯兰极端组织穆斯林兄弟会成立了一个基础广泛的伊斯兰政党———全国伊斯兰阵线。它在1986年议会选举中成为议会第三大党。该组织的伊斯兰主张得到巴希尔(Umar Hasan Al-Bashir)将军的认可和强化,而他以“拯救国家革命”为名,于1989年6月30日发动政变夺取了政权。起初,他声称虽然他与全国伊斯兰阵线共享伊斯兰主张,但和该组织并没有关系。

因为历史隔阂、宗教信仰、语言文字的不同,在1955年苏丹独立前夜,为了反对与苏丹北方组成同一个国家,南方领导人约瑟夫·阿古率领黑人部队发动兵变,第一次苏丹内战随即爆发。此后苏丹中央政府为了安抚南方的反对情绪,同意给予南部有限的自治权,双方大体相安无事。

1983年南北方重新敌对后,宗教和国家的关系问题,尤其是伊斯兰法《沙里亚法》的作用问题,已作为冲突的中心因素而显现。冲突双方的宗教信仰决定了各自的认同。对北方人而言,伊斯兰不仅是他们的一种信仰和生活方式,而且是他们同阿拉伯国家联结的文化和种族认同。而对南方人来说,伊斯兰不仅仅是一种宗教,它还是一种作为种族、民族和文化现象的阿拉伯主义,它排斥作为非洲黑人及基督教徒和本土宗教徒的南方人。苏丹的种族问题不只是一个肤色和相貌的官能问题,还是一种思想,一种自我感知:北方人自视为阿拉伯人,不管他们的肤色有多么黑。

图片 6

宗教决定着苏丹南北方人的认同。南方人反对伊斯兰化和阿拉伯化,促进了其基督教认同。南方人现把本土文化、基督教以及西方文化的共同元素结合起来,以对抗伊斯兰教和北方强加给他们的有关阿拉伯认同。北方的伊斯兰学者阿卜杜·瓦哈布·阿芬迪(Abd al-Wahhab al-Affendi)指出了苏丹的宗教困境:伊斯兰教和苏丹北方的民族主义之间的紧密结合无疑剥夺了伊斯兰教在苏丹南方的优势。当北方受到这些问题的困扰时,苏丹人民解放军的非洲民族主义吸引力在北方也受到了类似问题的制约。强烈认同阿拉伯传统的苏丹北方人没有受非洲民族主义诱惑的危险。但是同样地,伊斯兰意识形态肯定是非穆斯林所无法接受的。

到了1983年苏丹北部大阿拉伯主义膨胀,总统尼迈里宣布在全国实行伊斯兰教法,所有的学校以教授阿拉伯语为主。这让正愁找不到借口的南方分裂势力抓住了口实,于是第二次苏丹内战爆发。

此外,两种敌对文化观点的冲突还有跨越国界的含义,因为两个认同群体沿着各自的宗教和种族路线同非洲内外保持着密切联系,这样的联系潜在地扩大了冲突范围。阿拉伯-伊斯兰世界在苏丹北方看到了必须支持并已支持的认同。也正因为如此,苏丹南方成了基督教界、西方国家、甚至犹太复国主义的一个支持对象。反过来,这又给阿拉伯-伊斯兰世界同北方的团结提供了一个坚实的基础。另一方面,黑非洲从苏丹南方的困境中看到了必须反抗的屈辱的种族压迫。苏丹的确存在阿拉伯-伊斯兰同非洲的潜在冲突。无疑,苏丹既是不同认同之间的链接点,也是这些不同认同之间的对抗点。

苏丹国内频繁发生的战争背后当然也少不了大国的影子,独立之后的苏丹一穷二白,西方国家见毫无利用价值因而拒绝给予任何援助。上世纪八十年代,苏丹南部勘探出储量惊人的石油,苏丹一跃而成为产油国,此事一出欧美国家的注意力便瞬间聚焦回了这个无人关注的东非国家。

1983年,由于伊朗伊斯兰革命的影响。苏丹下令取消对南方自治区自治地位,硬要在南方基教地区实行伊斯兰教法。正在南方任司令的加朗一怒之下,率部起义。打响了苏丹内战的第一枪。加朗将自己的武装按照中国军队的名称命名为“人民解放军“。外界称为“苏丹人民解放军”。

图片 7

由于苏丹南方地广人稀,政府军兵力不足,分散部署更削弱了自己的战斗力,加上当地草原、热带雨林、山区、沼泽各种地形盘根交错,地形十分复杂善于打游击。加朗利用这个特点,在南方的广大地域打起了游击战。

第二次内战期间,面对外国势力几乎一边倒的军事援助,苏丹政府感觉无力回天,最终南北双方达成协议,南苏丹通过公投决定去留。2011年南苏丹共和国宣告成立,成为非洲大陆第54个国家。

1983年11月7日,加朗率部突袭了重镇马尔万,消灭城中的政府军。并趁胜包围纳赛尔城,将全城封锁了7天,占领了一部分城区。苏丹政府军与埃及空军派出米格-21等战机空袭人民解放军。当时人民解放军缺乏防空兵器,加朗为保存实力,撤围转移。这场战役中,人民解放军用少量的高炮击落政府军一架直升机。

图片 8

苏丹政府军企图夺回马尔万。加朗指挥部队击败苏丹政府军的进攻,政府军地面部队损失惨重外,阵亡400多人外,还损失了三架直升机。马尔万战役的胜利让人民解放军声望大振,政府军中的南方黑人纷纷开小差前来投效。到1984年初,通过收编政府军的逃兵,人民解放军达到了5个满编营共5000人。部队多为前政府军正规军,而且武器精良。人手一枝AK-47自动步枪或RPG-7火箭筒。还从政府军手中缴获了不少萨姆-7防空导弹,拥有了防空力量。

尽管独立后的南苏丹带走了全国四分之三的石油资源,无奈所有的炼油设备和生产线都在北方,南部依然是一片赤贫。更严重的是南苏丹是一个内陆国,距离最近的出海口是位于红海沿岸的苏丹港,而这一段必须要通过苏丹共和国的土地。因此,尽管当家作主了,但南方仍不可避免地要受制于北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1984年2月8日,人民解放军利用政府军兵少分散部署弱的缺点。仅2天围攻就拿下了马拉卡拉。到了4月,又多个孤立的政府军据点被人民解放军攻陷。政府军派出飞机搜索轰炸人民解放军,反被击落2架米格-21。

责任编辑:

到了雨季,北方与南方的通路被大水切断。人民解放军趁机又夺下了政府军剩余的据点,政府军被孤立在几个大城市的飞地里。为了给被围的政府军送补给,苏丹政府从外国引起了6架运输机,其中2架被送给苏丹海军作为苏丹海军巡逻机。其余用于向南方空运补给。另外,在向南方运送补给时,苏丹政府还启用了C-130运输机和安-12运输机。

1985年2月,3500名人民解放军分兵两路包围朱巴。当地政府军和民兵防卫坚固。人民解放军屡攻不克。加朗果断改变策略,趁苏丹政府军全力援救朱巴后方空虚之机,率部下乘着丰田卡车,机动突袭了政府军约博马和伊罗勒。两地的政府军千余人被全歼,损失巨大。此事惊动了喀土穆,尼迈里因这此失败下野。

南方人民解放军趁北方政治混乱之机。加剧攻势。夺下了更多的政府军据点,所有躲在据点内的政府军都被分割歼灭。1985年4月14日,一架政府军的水牛型运输机被人民解放军击落,机上4名飞行员丧生。

1985年7月起,利比亚的卡扎菲本着“同宗同教“的感情援助苏丹政府。而人民解放军没有外界的支持,仍能独自击败政府军的围剿,而且越打越强。

1985年7月,人民解放军放出警告,因为苏丹政府用民航客机运送兵员,如果政府军继续这一行径,人民解放军不得不将民航客机作为打击目标。1986年8月16日,人民解放军将警告付诸实施,用从政府军手中缴获的萨姆-7导弹击落一架苏丹民航客机,机上70人无一生还。

1985年底。苏丹政府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他们向南方的认为是亲政府的部落放发包括中国56式冲锋枪,俄罗斯AK-47等在内的大量武器。想实施南方人打南方人的政策。结果这搬起石头砸了自已的脚。南方部落拿到武器后就加入人民解放军。苏丹政府花巨资购买的武器反过来装备了自己的敌人。

1986年,政府军主力集中起来,准备在1986年开年向人民解放军发动大规模攻势。不料,人民解放军先发制人发起攻势,消灭了阿多克地区的政府军,随后他们又重创了朱巴的政府军。

利比亚见政府军屡战屡败,便希望苏丹与人民解放军达成停火。4月4日,政府军一架水牛型运输机在人民解放军司令部博尔地区被击落。机上的16名遇难者中有7人是政府负责与人民解放军官员。这一事件让调解努力彻底失败。之后,人民解放军打下了瓦乌市。

1986年11月,屡败屡挫的政府军集中5000人的兵力,配以大量的坦克和装甲车,发起大规模攻势。却又一次败在加朗的人民解放军手下。损失数百人,十多辆T-55坦克和装甲车被击毁。

1987年年初,双方围绕着瓦乌重组兵力,准备再次展开决战。5月11日,一架政府军C-130运输机被人民解放军的萨姆-7地对空导弹击落,机组5人全部遇难。机上的军用物资被人民解放军缴获。由于连战皆捷,到1987年人民解放军的兵力已达22000人。

1988年初,人民解放军发起代号为“光明之星“的大规模进攻。苏丹政府军顽强抵抗,还匆忙将从利比亚援助的米格-23战斗轰炸机投入作战。仍不能抵抗人民解放军的攻势,朱巴、瓦乌、托里特尔、马拉卡尔、本秋、乌瓦勒、伦拜克、亚勒、纳赛尔、阿库巴、耶伊、博尔马里迪、穆那德里等南方各座城镇均陷入人民解放军之手。到了7月,加朗宣布,整个南方已被人民解放军解放。此时南方人民解放军已有44000多人。

1989年,巴希尔军政府军上台。他主张在苏丹施行比尼迈里更加极端的宗教主义。 到了1991年,苏丹巴希尔政府得到了伊朗和利比亚这些伊斯兰反美国家的支持,而苏丹南方人民解放军得到了肯尼亚和乌干达、埃塞俄比亚这些基督教国家的支持。黑非洲各国都将加朗视为顶住苏丹伊斯兰革命风暴的支柱。

巴希尔在以往的历次战争失败中引取了教训,采取了三大措施:

一是整顿军队内部,加强宗教极权。

1991年4月中旬,巴希尔政府宣布粉碎一次政变,20名军官被处决。8月中旬,国民党、民主联合党等一批主张伊斯兰世俗化的军官准备政变,计划立即处决巴希尔和宗教领导人图拉比,宣布取消国家伊斯兰法。推行面向阿拉伯国家的外交政策。结果被侦破,8月20日,包括10名现役军官、一批退役军官和前教育部长巴克里·阿代尔,民主联合党领导成员前卫生部长艾哈迈德·巴希尔等人被逮捕。1992年2月,又一起政变被破获,41名军官被捕,100余名指挥官被撤换。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澳门新葡8455 www.845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