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厢区灵川镇吴英陵墓,一位值得永祀的威略将

作者:历史史话

吴英陵墓坐落在城厢区灵川镇山门村,是一处涉台文物,同时也是莆田沿海一处旅游景点。

吴英(1637-1712),字为高,世居泉州之黄龙。清康熙二十二年奉旨入莆籍,遂家于黄石镇定庄村。

在莆田灵川山门村,有一座闻名遐迩的吴将军坟。这里安息着一位清初纵横海疆,驰骋沙场,“智勇兼备、水陆兼通”被康熙皇帝封为“威略将军”,并赐予“作万人敌”和“钦赐祭葬”匾额的名将——吴英。

吴英(1637-1712年),字为高,原籍泉州黄龙,后奉旨入莆籍,定居黄石定庄。吴英行伍出身,因屡立战功,擢升同安总戎。康熙二十二年,施琅奉旨率兵攻打台湾,吴英为副帅,统领陆军,英勇杀敌。台湾收复后,吴英奉命驻守台湾,率领民众垦荒种植,建设家园,造福一方。二年后,升任四川提督。康熙三十五年,调福建任陆师提督。不久,调任水师。吴英文韬武略,战功卓著,深受康熙器重,被封为威略将军,御赐“万人敌”匾额。吴英热爱家乡,热心公益事业,曾于康熙三十九年,慨然捐银六千余两,重修宁海、熙宁两桥,为莆田人民办了一件好事,世代受人褒赞。

故老相传,英幼时父母早逝,只身赴厦门谋生,曾以挑运私盐为活。体格魁梧,膂力过人,脸方耳大。当地妈祖庙前有卖卜陈某,见其相貌俊伟,将来必然大贵,甚为称赞。有富绅遗孀郑老夫人与女同往庙中虔诚,得陈某之荐,又见英年青貌奇,怜其身世,遂收他为义子,在她家中延师教读,期其有成。

吴英(1637—1712),字为高,号愧能。原藉泉州南安延陵(今泉州市鲤城区浮桥镇延陵村),后迁徙至晋江五都大浯塘(今晋江市罗山镇大浯塘村),清康熙二十二年以兴化总兵官衔奉旨入藉莆田,定居在黄石定庄。

吴英陵墓,规模宏大,占地五十多亩,坐西朝东,背靠松树苍郁的鸡公山,面向碧波荡漾的桂山水库,墓前开阔,气势恢宏。陵墓依山修建,层层升高。墓道从低到高共五层,绿草茵茵,野花芳香。第一层中央矗立一座巍峨壮丽的石坊,石坊四柱三门,门楼式,正面刻有“圣旨”牌座,背面刻有“钦赐祭葬”匾额。整座石坊飞龙舞凤,花卉人物,形神兼备,令人赞叹不已;第二层两旁分列石羊、石虎、石鸟,雕工精巧,栩栩如生;第三层两旁竖立着四尊高大的文武翁仲,清朝服饰,犹如吴英属下的文官武将;第四层两旁各有一座飞檐翘角的石亭,亭柱盘龙飞升,活灵活现。亭内竖立神道碑,镌刻着吴英的简历,赞颂他一生的丰功伟绩;第五层两旁耸立着两根高大的望柱石,柱高九米,顶部雕刻着一对狮子,左雄右雌,东望吴英的故居黄石定庄。从墓道登上台阶,就是全部用花岗石铺就的墓埕。五层,层层略高,宽阔平坦。墓埕的后面是墓体,呈“风”字形,墓丘为隋圆形,“三合土”修筑。地下为墓室,是吴英长眠之地。

时值明末清初,闽境戒马倥偬,英立志从军报国,郑老夫人母女依依不舍,以其人高脚大,临行时特制布鞋一双,以供穿用并资纪念。吴英入伍后,因躯干高大,编为掌旗官。某次战役,阵地动摇,奉令紧急撤退。英执旗退至中途,忽发觉布鞋丢了,乃火速急回寻取。在慌乱中全军看到掌旗官倒向而奔,亦紧跟着倒向过来反攻,拼命向前冲杀,敌军纷纷溃逃。吴英为了一双布鞋,盲目转向而行,幸得转败为胜,获得首功,一时传为佳话,称他为福将。

吴英有何德能被康熙皇帝封为“威略将军”,并赐予“作万人敌”和“饮赐祭葬”匾额?诸位看官,笔者不揣浅陋,给你们细细道来。

文革期间,吴英陵墓作为“四旧”部分被毁,实在令人痛心。为了缅怀这位昔日曾经为统一祖国作过重大贡献的英雄,同时也为感恩这位曾经为莆田人民谋福祉的将军,当地村民正在筹划重修遭损建筑,让陵墓重现昔日光彩,并逐渐开辟为旅游观光之地。

吴英和施琅原隶郑成功麾下,琅降清后,吴英从之。康熙二年,以平金门庆功,擢升都司。其后水陆数十战,著有功勋,旋升同安总戎,壬戌年移驻兴化。施琅攻澎湖时,英总陆军为副,奋勇直前,攻下八 。台湾平后,才四个月,升四川提督。他镇蜀十一年,威德并著。旋调福建陆师提督,未几,复调水师。康熙四十二年,帝南巡,亲写“作万人敌”匾赐给他,又加授威略将军。吴卒年七十六,恤赠太子少保。

首先,在军事方面。

康熙帝曾于壬辰夏赐诗存问。诗云:

吴英自幼随父吴佩辉移居厦门,并习武功。他身高体瘦,力大无穷。先是加入郑经的军队,反清复明。康熙二年,他秘密渡海,,回泉州投奔清军。

水陆封疆六十年,曾经百战驾轻船。

康熙十二年十一月,平西王吴三桂发动叛乱,靖南王耿精忠、平南王尚可喜之子尚之信先后呼应,史称“三藩之乱”。在“三藩之乱”期间,以台湾为主要基地的南明郑氏集团,多次进攻闽、粤,与清军展开拉锯战。康熙十七年,又犯闽南,陷海澄,困泉州,清军失利。吴英率部随从康亲王驰援进剿。吴英力克金、厦,升任同安总兵。康熙二十年,“三藩之乱”最终完全平定,为康熙帝最终作出统一台湾提供了必要条件。康熙二十二年,吴英调任兴化总兵,并作为施琅的副手,于当年六月开始攻台。在澎湖海战中,吴英的战船被潮水冲到石头上。此时,“贼船火烈,将及公,副将詹六奇驾小舟”去救吴英,而吴英“以众军在船,义不独存,坚却之。”这种大无畏精神,极大地鼓舞了士气,于是,“战弥力,贼大败”。由于施琅的父亲、弟弟和子侄都被郑氏杀害,有三世之仇。吴英却以大局为重,忠告施琅:在平台后,“一则不可挟私报复,二则不许杀降,三则严禁抢掠奸淫。”平定台湾后,施琅调京,吴英留镇台湾。据连战之父连横所着《台湾通史》记载,吴英“驻师东宁数月(笔者注:约18个月左右),禁暴诘奸,市肆不扰。凯旋入觐,温旨嘉奖。”康熙二十四年,吴英擢四川提督镇蜀,凡十一年。在其任内,“破吴三桂余党杨善、师九经等,散其众”,使“三藩之乱”再无死灰复燃之机。康熙三十五年,施琅病逝,康熙帝因“念闽海反侧,非宿将不能镇抚”,吴英从四川调回福建,任福建陆路提督,康熙三十七年改任水师提督,驻师厦门,直至去世。

莲台远涉鲸鲲浪,岛屿平开烽火烟。

其次,在政治、文化等方面。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澳门新葡8455